您当前位置: 文山资讯>财经>房地产投资小幅回落 基建投资有所反弹 /
随机新闻
央视网评丨游客终会用脚投票,莫要让人“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今日视点:“资本玩家”鲜言一审判刑5年 资本市场“法治供给”
黑龙江省伊春市友好公安分局党委委员、森侦大队长仇志严重违纪违
心痛!杭州7岁女孩舞蹈课练下腰,伤到脊髓高位截瘫!妈妈在医院
退役美国华裔军官陈绍章:华裔老兵贡献需获认可
栏目热门
山西太钢不锈钢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召开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
3个月打造的郑网处子赛季,折射“新一线城市”的网球潜力
同业监管加码 非标资产或成压降重点
突破这一水平金价将有大动作
涉嫌信披违法违规 ST银亿被立案调查
最热新闻
扩大中外人文交流 成都加快教育国际化进程
扶贫攻坚 陆河行动②|农综改革让昔日贫困村分红40万
面对乘客攻击,停车后正当防卫+表彰见义勇为乘客,是最佳选择!
荔枝时评:“一个单位只建一个微信群”听上去很美,实际上……|
福利来啦!寻找长治缺牙市民可公益免费种牙

房地产投资小幅回落 基建投资有所反弹

作者:匿名 日期:2019-11-09 07:20:46  阅读量:4955

     

作者:元钟权郑鹏元信用评估有限公司

主要内容

国家统计局于9月16日发布了数据。1-8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民)4006.28亿元,同比增长5.5%,1-7月下降0.2个百分点。其中,房地产开发投资84589亿元,同比增长10.5%,同比下降0.1个百分点。基础设施投资(不包括电力)同比增长4.2%,比1-7月份增长0.4个百分点。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2.6%,1月至7月下降0.7个百分点,结束了3个月的反弹。

房地产投资增速放缓,主要是由于在“住房不投机”的大基调下,融资监管力度加大;基础设施投资的加速主要是由于最近地方债务发行的加速、特别债务基金的着陆和反周期调整的加强。制造业投资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是上游原料中的化工原料、橡塑制品、黑色金属和非金属矿产、下游消费中的通用设备、专用设备、汽车制造、电机和运输设备、纺织工业、纺织服装、农副食品加工和食品制造。

展望未来,在下一阶段,融资监管的收紧将继续制约房地产投资,放缓趋势难以改变,预计年增长率为6%-7%;在防范和控制债务风险的优惠政策和“高压线”的共同作用下,基础设施投资增速有望实现适度反弹,预计年增长率约为7%。受经济下行压力大、企业利润预期差、外部融资难度大、出口形势差等诸多因素影响,制造业投资继续见底。预计年增长率将在2.5%-4%之间波动。综上所述,我们认为全年整体投资增长率不大可能大幅提高,预计年增长率约为5.5%。

(注意“中国证券鹏远评级”,并在后台留言获取完整报告)

文本

数据显示,2019年1月至8月,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84589亿元,同比增长10.5%,比1月至7月下降0.1个百分点。其中,住宅投资6218亿元,增长14.9%,增速下降0.2个百分点。

原因分析:(1)1-8月征地成本累计同比增长率为21.9%,比上年略有下降0.1个百分点,抑制了房地产开发投资的增速。(2)房地产融资监管持续收紧,资金不足影响投资加速。自2019年以来,在"住房不投机"的大基调下,住房企业的融资监管更加严格。8月以来,中央和地方对房地产金融行业进行了20多次明确调整,监管领域和整改力度不断提升。继32个城市开展银行和房地产业务专项检查后,中国保监会提出了下一阶段监管重点,即减少表外资金非法流向房地产,防止房地产行业占用过多信贷资源。在当地,目前北京和浙江已经发布文件,对非法流入房地产市场的资金进行处罚。与此同时,几个热点也在制定相关的监管规则。1-8月,房地产开发资金来源同比增长6.6%,比1-7月增速下降0.4个百分点。与此同时,新增建筑面积累计同比增速继续下降,1月至8月同比再下降0.6个百分点。上述指标的变化表明,开发商资金相对短缺,不得不被动减缓开发速度。

未来展望:房地产开发投资的变化主要取决于建筑安装项目投资和征地成本。建筑安装工程投资的主要影响因素是住宅企业的建设强度。1-8月建筑面积累计同比增长8.8%。虽然比上一时期略慢0.2个百分点,但总体增长率保持稳定和较快。这与2018年根据高营业额战略完成和交付预售拍卖行的累积需求有关。1-8月竣工面积累计同比增长率为-10%,比上年同期下降1.3个百分点,也印证了上述判断。受建设强度拉动,1-8月建筑安装投资累计同比增长0.1个百分点,至5.8%。我们预计后续建设强度将保持在较高水平,从而对建筑安装投资的增长率形成积极拉动。因此,我们坚持我们的早期判断,即建筑安装投资的增长率将保持在4.5-5.5%。

土地收购成本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过去一年和现在的土地市场热。从100个大中城市的土地交易来看,8月份各等级城市的土地供应速度有些不同。一、二线城市住宅用地供应规模显著增加,三线城市住宅用地供应规模持续萎缩。然而,反映土地市场热度的土地溢价下降了4个月,降至8.65%,表明整个土地市场仍处于“高成交量、低价格”的状态。作为土地购买成本的领先指标,1-8月份土地总成交价格同比下降22%,同比下降5.6个百分点。尽管土地交易显示出一定的弹性,但同比增长率仍然为负,表明土地市场仍然不热。此外,住房企业融资监管的整体收紧并未出现任何松动。综上所述,我们维持了之前的判断:预计后续土地收购费的增速会有所加快和回落,年增长率约为10%。根据对建筑安装投资和土地购买成本的综合判断,如果下半年住房企业融资政策继续收紧,房地产开发投资预计全年增长6%-7%,进一步下降的可能性很大。

风险提示:监管和信贷政策超出预期,宏观经济表现低于预期。

数据表现:2019年1-8月,基础设施投资(不含电力)同比增长4.2%,比1-7月增长0.4个百分点(见图2);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3.19%,比1月至7月增长0.28个百分点。

原因分析:(1)交通投资大力推动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回升。交通、仓储和邮政投资1-8月同比增长5.5%,1-7月同比增长0.9个百分点,支撑基础设施投资增速。(2)在宏观经济低迷、房地产调控基调不变、金融监管收紧的背景下,基础设施投资成为“稳定增长的重要起点”,相关政策频繁出台。(3)基础因素。去年1月至8月,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率仅为0.66%,为2018年以来最低。低基数也使得2019年1月至8月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率更容易反弹。

未来展望:由于融资监管的收紧,2019年房地产投资增长将放缓,制造业投资在中美贸易摩擦的阴影下几乎不会大幅改善。因此,上述两项主要投资不能对整体投资形成显著的积极拉动作用。在这种情况下,基础设施投资的重要性显著增加。9月以来,国务院要求今年限额内的专项债务在9月底前全部发放,10月底前全部拨付到位,督促各地尽快形成实际工作量。还建议根据地方重大项目建设需要,按规定提前下达2020年专项债务新定额,确保新定额明年年初生效,使用范围扩大到交通、能源、生态环保、民生服务、市政及工业园区基础设施等10大领域。财政部和国家发展改革委也敦促各地尽快清理和上报专项债务项目,以满足国务院对稳定投资的要求。此外,包括陕西、山东、江苏、浙江等许多地方最近都发布了最新的交通项目建设计划。随着优惠政策的逐步出台,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速预计将继续加快。然而,受财政收入增长放缓和高债务风险等因素的制约,基础设施投资预计不会大幅加速,更有可能出现温和反弹。1月至8月,地方财政收入同比仅增长2.8%,比上年同期放缓0.2个百分点,为连续第六个月放缓。同级地方政府资金收入同比增长6.7%,其中土地销售收入同比增长4.2%。虽然比上一时期略有上升,但明显低于去年同期。同时,地方债务风险没有得到有效化解。6月和7月,财政部、央行、国家发展改革委、银监会、证监会等部委联合发布文件,研究部署防范和化解政府现有融资平台公司存量引发的隐性债务风险的措施。然而,由于该文件的保密性,它没有向公众公布,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地方政府在转换债务方面面临更大的压力。基于以上因素,我们坚持我们的早期判断,即我们预计2019年基础设施投资将出现适度反弹,年增长率约为7%。

风险提示:政策没有预期的那么强。

数据表现:2019年1月至8月,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2.6%,1月至7月下降0.7个百分点,结束了3个月的反弹。

原因分析:从行业角度来看,1-8月制造业投资增长率的下降主要是由于化工原料、橡塑产品、上游材料中的黑色金属、通用设备、特种设备、汽车制造、中游设备中的电机和运输设备、纺织工业、纺织服装、农副食品加工和下游消费中的食品制造(见图3)。我们认为,制造业投资持续放缓,容易下降,但难以上升,原因如下:第一,贸易摩擦背景下出口受阻,外部需求被动萎缩。化工原料、纺织服装、食品制造等相关行业投资增速下降主要受贸易摩擦影响。第二,基础设施投资整体大幅下降,制约了制造业的需求,从而减缓了制造业投资的增长速度。第三,相当多的制造企业仍然面临着融资困难和昂贵的问题,特别是在金融去杠杆化和金融供给侧改革的背景下。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制造业技术改造投资结束了两位数的快速增长,1-8月累计增长率降至9.5%,反映出更新需求对制造业投资增长的支撑作用也减弱了。

未来展望:制造业投资主要由企业利润和终端需求驱动。就企业利润而言,1月至8月,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下降1.7%,延续年初以来的负增长。与此同时,制造业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预计将下降,8月份采购经理人指数较上年同期下降0.2个百分点,至49.5,并保持在繁荣-萧条线以下。受经济下行压力和国际贸易环境复杂等因素影响,制造企业很难大幅改善外部经营环境。因此,预计未来制造业的整体利润增长率将徘徊在低水平,可能性很大。在终端需求层面,上游物资需求侧主要来自房地产、基础设施等领域的固定资产投资、消费品和设备行业的中间消费,中游设备需求侧主要来自各行业的内外部消费需求和设备采购需求,下游消费需求侧主要来自内部消费需求。目前,金融监管的收紧制约了房地产投资的增长,隐性债务风险制约了基础设施投资的反弹,汽车消费的下降继续抑制内需,贸易摩擦的加剧削弱了出口。综上所述,我们认为上、中、下游制造业投资的需求面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但从政策角度来看,“稳定制造业投资”、“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对制造业和民营企业的长期贷款”等政策的良好效果将逐步释放,并将为制造业投资提供支持。考虑到上述因素,我们认为中国制造业投资的增速将在下半年继续见底,波动的概率很高,在2.5%至4%之间。

风险提示:外部需求持续疲软,国内需求疲软,融资难度加大

下一阶段,融资监管的收紧将继续制约房地产投资,放缓趋势将难以改变。在防范和控制债务风险的优惠政策和“高压线”的共同作用下,基础设施投资增速有望实现适度反弹。受经济下行压力大、企业利润预期差、外部融资困难、出口形势不佳等诸多因素影响,制造业投资将继续见底。综上所述,我们认为全年整体投资增长率不大可能大幅提高,预计年增长率约为5.5%。

本文来源于中国证券彭远评级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nba比分下注 时时彩开户 山东群英会 五百万彩票网 江苏快三


© Copyright 2018-2019 kaidra.com 文山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